杜律韩碑

编辑:相互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2-20 01:17:18
编辑 锁定
杜律韩碑是指杜甫律诗韩愈碑志铭文。杜甫的律诗与韩愈的碑志、铭文都有很高的艺术造诣,故后人以“杜律韩碑”相提并论。律诗是唐代新兴的诗歌体裁,杜甫曾说他“晚岁渐于诗律细”。在他的一千四百多首诗中,律诗将近九百首,他熟练地驾驭了律诗的格律,对仗工稳,音调和谐,自然天成。既可以用它抒情、写景,又可以用来感叹时政,把律诗推进到了一个成熟的阶段,代表了唐律诗的高峰。韩愈长于散文。他的墓志、碑铭能够突破传统的“铺排郡望,藻饰官阶”的写法,摆脱阿谀奉迎的老套套,重点选取主人的典型事例加以渲染、铺叙,把本来很枯燥乏味的墓志、碑铭写成生动活泼的传奇体散文。例如《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》、《贞曜先生墓志铭》、《柳州罗池庙碑》等等。构思立意,新颖独特,既有形象性,又有趣味性,富于传奇色彩,为人们所称道。他的《祭十二郎文》,则被后人认为是“祭文中千年绝调”。故唐代杜牧、李商隐等便有“杜诗韩笔”(《读韩杜集》)、“杜律韩碑”(《韩碑》)之誉。
中文名
杜律韩碑
全    称
杜甫的律诗、韩愈的碑文
拼    音
dùlǜhánbēi
代表作品
杜甫《春夜喜雨》、韩愈的《祭十二郞文》等
作品简要赏析
杜甫的律诗代表作品有:《登高》、《春夜喜雨》、《江村》、《闻官军收河南河北》,其中《秋兴八首》可以说是杜甫律诗中登峰造极之作。
登 高
风急天高猿啸哀 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
  无边落木萧萧下, 不尽长江滚滚来。
  万里悲秋常作客 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
  艰难苦恨繁霜鬓, 潦倒新停浊酒杯。
《登高》被杨伦称为“杜集七言律第一”。风急、猿啸、飞鸟、落木,伴以滚滚而来的江水,整个境界卷入到急速的流动之中。然后是一声深深的叹息。那么多在动作上的连贯性极强的动词,造成全诗的流动感和整体感,使人读起来有一气浑成之感。[1] 
春 夜 喜 雨
(唐)杜甫
  好雨知时节,当乃发生。随风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 
  野径云俱黑,江船火独明。晓看红湿处,花重锦官城
上四句用流水对,把春雨神韵一气写下,无声无息不期然而来,末联写了一种骤然回首的惊喜,格律严谨而浑然一气。[1] 
韩愈的《国子助教河东薛君墓志铭》选取薛公达一生的三件突出事例予以描述,力状传主“气高”、“务出于奇”、“不同俗”的性格特征。其中写他以竞射而技冠全军一段最为精彩:
  一军尽射,莫能中。君执弓,腰二矢,指一矢以兴,揖其帅曰:“请以为公欢。”遂适射所,一座皆起,随之。射三发,连三中,的坏不可复射。中辄一军大呼以笑,连三大呼笑,帅益不喜,即自免去。
  类似这种已极近小说笔法的文字在韩愈碑志中并不鲜见,《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》就是较突出的一篇:
  初,处士将嫁其女,惩曰:“吾以龃龉穷,一女怜之,必嫁官人,不以与凡子。”君(王适)曰:“吾求妇氏久矣,唯此翁可人意,且闻其女贤,不可以失。” 即谩谓媒妪:“吾明经及第,且选,即官人。侯翁女幸嫁,若能令翁许我,请进百金为妪谢。”诺,许白翁。翁曰:“诚官人邪?取文书来!”君计穷吐实。妪曰:“无苦。翁大人不疑人欺,我得一卷书,粗若告身者,我袖以往,翁见未必取视,幸而听我。”行其谋。翁望见文书衔袖,果信不疑,曰:“足矣。”以女与王氏。
  叙写骗婚经过极形象生动,充满戏剧色彩。侯翁的迂直、媒妪的狡猾、王适的违俗不羁,都借助灵动的文字跳出纸外。这种写法,在韩愈之前从未有过,在韩愈之后也甚罕见,它只能出现在韩愈笔下,成为对墓志的一大创造。 [2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袁行霈主编.中国文学史(第二版第二卷).北京:高等教育出版社,2005年7月:238-239
  • 2.    袁行霈主编.中国文学史(第二版第二卷).北京:高等教育出版社,2005年7月:312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文化